美权威杂志:特朗普政府将抗疫“兵书”抛之脑后


在MERS疫情之后,韩国痛定思痛,大力改革公共卫生管理制度,而且针对MERS疫情时信息不透明问题颁布《公共卫生信息公开法规》。同时,以保健福祉部为首,各地、各医疗机构以及相关协会都纷纷发布“MERS白皮书”,总结MERS的应对教训。其中,保健福祉部的白皮书还制定了针对公民、医疗机构负责人与医生、保健福祉部与疾病管理本部、地方政府与议会、媒体等其它相关部门与机构等各个主体的传染病行动要领,以期提高个人认知以及社会共同认知,改变韩国社会普遍长期存在的“责任回避模式”。这些举措使韩国在此次应对新冠疫情时具有了迅速的反应能力。

墨西哥卫生部发言人给出的理由是,“病毒的高危传播期是从携带者开始出现症状之后才开始”,也就是说总统跟目前已经确诊的州长接触的时候,这个州长还没有出现症状,所以总统被感染的“可能性极小”,因此不需要进行病毒测试。另外他还强调,病毒检测是针对已经有症状的人,如果对总统洛佩斯“没有症状的人”进行测试,是“没有医学意义的”。这样的表述在民众中引发议论,因为墨西哥总统洛佩斯之前曾公开表示,在需要的时候,他愿意接受病毒检测。

最后,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并举是韩国应对新冠疫情的又一值得称道之处。因为经历了MERS疫情初期的防范与应对不力而造成的扩散,此次新冠疫情发生之后,韩国舆论高呼防疫或检疫即使过度反应也要提前应对。但韩国政府并未采取极端措施。同时,韩国政府建议民众尽量不要出门,尤其不要聚集,保持距离等以最大限度降低病毒传播范围,但并未要求停工、停产,大部分国民的日常生活也并未受到太大限制。即使在大邱、庆北疫情大规模暴发、政府决定对其进行封锁时,其封锁也并不是以阻止人员流动为目的的全部封闭,而是出于防疫防控目的,尽可能减少与外部的往来流动。

吸取之前MERS的教训,韩国从一开始就对新冠疫情高度警惕并不断对国内外疫情发展可能对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有充分估计,文在寅甚至于韩国疫情大暴发前便宣布经济进入“紧急状态”,并通过中央与地方财政、税收、金融、货币等各项政策对受影响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进行大力扶持,使其渡过难关,包括:调动灾难灾害对旅游、航空、餐饮及出口等受疫情影响巨大的行业提供直接的资金支持;对机场、港口、免税店以及中小企业的租赁费、手续费、税费等进行减免或推迟征收;对中小企业进行特别金融支援、投资奖励;以商品券的方式促进消费等。疫情大规模暴发后,韩国更是出台了各种财政、货币、税收等各项托举经济的政策。无论中央政府还是各地方政府,都纷纷启动追加更正预算,而中央政府的预算规模堪称史上最大。

在志丹县担任县委书记后,祁玉江“酷爱”捡垃圾在当地已不再是新闻。2009年,有媒体前去采访,该媒体记者在志丹街头“偶遇”了祁玉江,并证实祁玉江有这个“习惯”。

种种迹象表明,祁玉江更喜欢作家这个身份,在其担任志丹县委书记和宝塔区委书记期间,文学界组团前往当地采风不断,组稿采访很多。

简短的消息为这名“网红书记”的职业生涯划上了句号。之所以称其为“网红”,还源于他的三次走红经历。

首先,疫情初期,韩国各界反应非常迅速,防疫举措也及时到位。首例新冠病例出现后,政府、企业、医学界、市民等各方迅速反应。政府与保健当局迅速发布防疫指南并不断更新。指南通过各部门、各地、各个层面,包括国家、企业、个人等及时发布。防疫人员配备、机场、港口检疫,外国疾病信息、病毒检测办法等也迅速到位。防疫指挥系统的稳定性与有效启动等方面也有很大改进。同时,病毒毒株的成功分离所用时间也比MERS疫情时缩短了近一半。此外,确诊医院、方法以及手段等也根据疫情发展不断升级。以“新天地教会超级传播事件”为始的疫情在韩国大邱、庆北等地大规模暴发后,韩国加大了核酸检测力度,1周内40万人次的核酸检测能力令世界瞩目。多数民众也通过配戴口罩、尽量减少外出、有症状主动自我隔离等表现出了成熟的市民意识。

由于祁玉江经常上街捡垃圾,“志丹县城的大人小孩几乎都认识他”,这句话确实不假。当祁玉江来到夜市时,他的出现让夜市出现稍许骚动,商户们说:“祁书记经常来,谁敢不讲卫生?”

祁玉江退休后一年多,2019年5月31日,陕西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对其展开调查。